2014年2月25日 星期二

松山菸廠生態池(滯洪池)

松山菸廠是目前台北市最熱門的古蹟景點之一,除了日據時期的製菸歷史建物供人悠閒漫步之外,還有一個不能不看的亮點,
就是廠區東側的生態池。


這個生態池原為瑠公圳蓄水池,日據時期廠方將之做為消防及排貯水之用。由於水池溢水口聮結區外大排水系統,豪雨時可兼收集雨水滯洪。這對台北市的潛在洪患提供了緩衝功能。

民眾可悠閒地池畔的木棧平台一覽池面風光。

草木與周圍的常民建築倒映在池面上,風景美不勝收。

透過google map的衛星圖可以發現,在廢棄的松菸尚未整理之前,木棧道的位置其實是被各式的草木給占據的,甚至被工廠環繞的巴洛克公園也滿是植被。不過這些樹木都在大巨蛋開發之後(2009)消失無蹤。


劉克襄2012年投書蘋果日報,是這麼形容松菸生態池的:
「...舊池塘更如與世隔絕。遠遠望去,一排高大的樹,跟爬滿蔓藤和灌叢的水泥牆,形成蓊鬱之背景,和553巷隔開。有此綠色長城的屏障,池塘的環境吸引了夜鷺、蒼鷺、翠鳥、小白鷺、中白鷺和白腹秧雞等,岸邊還有此起彼落的平野林鳥在鳴叫。好幾種蜻蜓梭巡周遭岸邊,我幾乎可以斷定,水池裡面勢必有牛屎鯽、鯽魚和鯉魚等本土魚種。

(略)... 從民眾享受公共空間的福利出發,其扶疏景觀,或許該給個七八十分的滿意分數。但若從自然生態環境考量,它是不及格的。(走樣的松山菸廠生態池)

目前松菸的生態池與民眾活動範圍間,沒有大樹做隔離帶池面也無小島或樹枝增加棲地的多樣性,水鳥當然不會選擇在這裡停歇,我期盼市府改善這些問題,讓它成為名符期實的生態池。

2014年2月22日 星期六

翁船長的淡水河故事

翁船長從小在淡水河邊長大。

以前淡水河有許多養鴨人家,他回憶到小時候常要幫爸爸趕鴨,一天要趕鴨兩次,每次都要清點完鴨子數量才行,只要少了一隻就會去別人家問「有沒有看到我的鴨啊?!」因為鴨嘴上會做上記號,所以養鴨人只要發現不是自己的鴨鴨,就把他放在某一處等主人來接回家。聽說鴨子也會認得自己的家在哪裡。
他偶爾也會去市場跟人家要蝦頭來餵鴨鴨,有時也會丟花蛤當飼料,這些營養來源,也是關渡有名的紅仁鴨蛋的由來。後來因為政府取締養鴨污染,動輒開罰2萬元,養鴨利潤已經不高了,他爸爸受不了只好收掉養鴨場。

翁船長有時也要去河裡抓魚,交給他媽媽賣魚貼補家用。那時候是坐火車去買北投,所以他媽媽當然也是挑著魚搭火車去賣。

這是屬於翁船長的淡水河故事。

翁船長有時也要去河裡抓魚,交給他媽媽賣魚貼補家用。那時候是坐火車去買北投,所以他媽媽當然也是挑著魚搭火車去賣。
這是屬於翁船長的淡水河故事。